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綜武世界的大反派 ptt-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欠打的兔大師相伴

綜武世界的大反派
小說推薦綜武世界的大反派综武世界的大反派
“哈哈哈!”
兔大师哈哈一笑,想着毕竟都是同僚,所以化干戈为玉帛。
他让周围的那些人都退下,同时,表示友善:“原来阁下就是明月公子。
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。
或者说江湖中的传言还是稍微有些保守,明月公子年纪轻轻,便如此厉害,真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。”
“哼。”
旁边的狗道人却有点不服,毕竟,连起手来都打不过一个后生晚辈。
他可不像兔大师那般大度,此刻有些耍小性子。
“呵。”
林平之依旧有些瞧不起,斜着眼睛看两个人,道:“知道就好,下次注意点就行。
今天本公子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。”
说完转身就走。
“你……”
兔大师有点意外,怎么跟传闻中的明月公子有点不符合?
眼前之人是如此的自大狂妄。
怎么称得上明月公子呢?
“小子,你说什么?”
旁边的狗道人脾气比较大,一听见林平之的语气如此狂妄,又想着再交手。
虽然打不过,但还是想动手。
毕竟面子是自己的,总得挣点回来。
好在旁边的兔大师拦住,否则肯定会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兔大师说道:“刚才还不明白吗?咱们两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何必继续自取其辱?”
“哼,老子就是有些不服气。”
狗道人不服气,但也清楚,见好就收。
心里面想着还好,有人给自己一个台阶,如果没拉住的话,恐怕又是上去挨打。
两人离开。
刚才的小插曲,并没有影响林平之的心情。
林平之来到了凌小刀的房间外面,想着要如何打招呼,结果后者就从门后出现。
或许刚刚在外面,现在才回来,刚好给撞见。
林平之露出一个微笑来,道:“凌小姐,咱们好久不见了,近来可好?”
“嗯。”
凌小刀点点头,对于林平之的出现有些意外,心里面自然是满心欢喜的。
好久没有见自己心中的人,可以说非常思念。
“那就好。”
林平之微微笑,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。
刚想着要打声招呼,结果,又被人给搅和了。
来人正是刚刚的兔大师和狗道人,没想到又给撞见了,真是冤家路窄。
“小子,你来小姐的房间外面干什么?”
兔大师质问,既然对方都不给面子,他自然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友善语气。
林平之却不以为然,斜着眼睛瞟了一眼两个人,语气清冷的说道:“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?
我和小姐两个人是朋友,过来见见都不行吗?”
“哼。”
兔大师也是脸色一沉。
本来他非常有礼貌,之前也非常热情,想想都是同僚,能够和睦相处自然更好。
可对方时时刻刻都不给自己面子,看让他处处难堪。
那他也没有必要再顾及什么情面。
更何况还有将军的命令在此。
兔大师直接说道:“林平之,你不要太嚣张了。
小姐的安危是由我们两个来负责的,将军一直都在强调此事。
并且还因为身份特殊的缘故,不准其他的男性接近,避免被坏人给利用。
林平之,你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些什么吧,这一切都是将军的命令。
当然。
如果你说你不是男人的话,那我们也可以理解。”
“哦?”
林平之有点不理解。
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似的,看着眼前的两个人。
那两张傲然的面孔实在是有些欠打。
林平之实在看不懂啊,哪儿来的勇气?
于是他问:“你们两个人说话的语气好像有些冲,谁给你们的勇气?”
“将军!”
兔大师昂扬下巴,感觉有了底气似的。
他认为如果是将军的命令的话,就算是眼前之人,也不能够违抗,也不能够不遵从。
可。
终究是有些低估了林平之的脾气。
眼看着对方还这么欠打,林平之已经忍不住了,伸出手就一巴掌拍在他脸上。
啪。
清脆的响声瞬间响彻整个院子,而兔大师更是被打飞了,出去贴在墙面上。
他整个人都感觉有一点虚脱了似的,感觉整个骨架都散掉了。
毕竟年纪已经不小了,而且林平之的力道很大,有内力的加持,显得更加雄浑。
在这一巴掌之下,他在空中翻了好几圈才贴到墙上,浑身酥软痛苦。
“哎哟。”
好在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,现在还能够叫得出声。
“你!”
旁边的狗道人眼珠子一瞪,实在是有些看不惯林平之的所作所为,不过还是先去查看一下自己同伴的伤势如何。
在确定了没什么大不了之后才站出来要理论一下,道:“林平之,你这家伙如此目中无人,是不把将军放在眼里吗?”
“好了。”
林平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,但旁边的凌小刀已经开口。
从语气中不难听出,似乎这位大小姐对于眼前的两个人也有一些抵触之一。
总而言之,双方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融洽。
凌小刀道:“这位是我的朋友,而且是很好的朋友,朋友之间见面聊天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虽说你们是按照我爹的意思来保护我,但并不是囚禁我懂吗?我还是有我自己的自由的。
行了。
同居男闺蜜
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,你们两位的忠心,我会向父亲禀报,但别再犯糊涂。”
听着对方为自己辩解,林平之微微一笑。
兔大师和狗道人两个人自然不乐意,只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。
“大小姐,这小子目中无人,今天我们必须得教训教训他!”
兔大师扶着旁边的墙壁,脸色也有一些难看。
“呵。”
林平之直接嘲讽,丝毫不给面子:“说的好像你们打得过我似的。”
“你!”
对面的两个人被说的哑口无言。
他们气急败坏,脸上青筋爆跳,咬牙切齿。
可惜事实胜于雄辩,他们确实是没有办法来找回面子,也就只能够灰溜溜的走了。
但。
心中已经记下了这笔账,发誓绝对要算清楚。
“切。”
看着两人灰溜溜离开,林平之翻了个白眼,道:“这好像是两条狗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