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小说 《不能說》-第八十四章 心意看書

不能說
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
为什么?
到底是为什么!
郗铭真使劲回想所有的一切。
林颜早就知道了贺文是彩就是张凝,她为了报答奶奶,也因为她爱郗铭真,能坦然接受郗铭真对她所做的一切。按理说,就算她知道了这一切从头就是郗铭真的设计,有些情绪激动也在所难免,而不是像这样完完全全不顾生死。
林墨看着郗铭真还是没有想明白问题的根源。
他冷笑一声。
“我告诉你吧。”
郗铭真连连摇头。
“我自己想,我再想想。”
突然,郗铭真眼神一闪,他坐直对林墨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林墨抱臂胸前问他: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
醫 仙
必须要让郗铭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姐姐现在命悬一线,林墨不能再兜着圈子说话,他必须要告诉郗铭真所有。
郗铭真手扶上额头说:“是我辜负了她的信任。”
这就是问题的关键!
林墨明白,郗铭真是真的知道了。
之前的所有的一切,林颜对于郗铭真都是一种包容的态度,她都是十分信任郗铭真,她能不顾郗铭真对自己的伤害,还是一切如既往的对郗铭真好,那她觉得双方之间是有信任存在的。
结果是什么呢?
这一切,从她第一次与郗铭真见面开始,就是一个局。
这十年,是一个巨大的骗局!
林颜不是一个单纯的人,她看透了人性。她唯一不能接受的是,自己把真心交付出去,受到的全是欺骗,而且这一过就是十年。
林墨又问:“你还有什么事情,是我姐姐不知道的吗?”
郗铭真想了想说:“还有李清清,她不知道是李清清是我安排在她身边监视她的。”郗铭真很痛苦,很后悔,他为什么要连林颜唯一一个朋友,都是自己安插的呢!
林墨说:“我听李清清说过,她也是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的,但是这些年,她陪在姐姐身边,是真心实意对姐姐好。”
林墨又问:“还有吗?”
郗铭真摇摇头。
这时,林墨的手机响起来了,是他为江暮专门设置的铃声,他不敢接,又不得不接。看见林墨犹豫的样子,郗铭真也猜到这个电话肯定有关林颜,他死死的盯着手机。
林墨颤抖着接起来了,按了外放,里面立刻传出了将江暮的声音。
“墨哥,姐姐现在脱离危险了。”
林墨和郗铭真都松了一口气。
“只是现在姐姐还在昏迷中,等会儿从急救室出来后,立刻会进入ICU,刚才医生还说了,姐姐的求生意识薄弱,你告诉那个人,让他想想办法。”
“好。”
“墨哥,那我不说了啊,姐姐被推出急救室了。”
江暮把电话挂断了。
影子篮球员同人 秀德的板车恋人
林墨看着郗铭真,郗铭真也知道此刻自己该做些什么事情了。
“走吧。”
“嗯。”
ICU门口。
围绕医生站着,周默森、喻朔飞、江暮、郗铭真、林墨。
另一个世界哈林故事
医生问:“谁是林颜家属呢?”
林墨上前一步说:“我是林颜的弟弟。”
医生看着林墨说:“病人现在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,刚才在抢救的时候,我们发现病人没有任何求生意识,你作为家属,要好好的劝导病人啊。还有,现在可以探视病人,但是仅限家属,时间控制半小时之内。”
听见只有家属可以探视,郗铭真有些着急的说:“我是她的丈夫,等会我去吧。”
“什么?”
江暮大喊!
医生皱着眉头说:“小声些。”
“啊,啊,对不起。”江暮连连道歉。
林墨则是疑惑的看着郗铭真,不知道郗铭真是什么意思,他为了要去ICU见姐姐会说出这样的谎话吗?他又看见周默森和喻朔飞两人完全没有惊讶的表情,觉得事情不太对。
郗铭真以为林墨知道,但是他们之间的谈话从头到尾都只说过合约,没有提过合约里面的结婚。
他对林墨说:“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你之前在熙园问我,颜颜是为了一位老人,然后报答她的恩情,才一直留在这里的,是吗?我说,这样说也没错。那是因为当年,我奶奶身体快要撑不住了,最大的心愿是想要我娶妻,然后……我遇到了颜颜,与她签订了合约,她与我假结婚,我付出张凝手术费。”
林墨问:“你当时应该知道张凝是谁了吧,为什么要帮她付手术费?”
郗铭真苦笑:“我希望她活着,真的希望她活着,那么,后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。我想让她活着,尝遍苦痛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“没过多久,奶奶去世了,我和颜颜又签订了新约,条件是她不离开我身边,我供你和她读书。”
林墨现在终于是知道所有的事情了。
“你去吧。”
他让郗铭真去见林颜。
“谢谢。”
郗铭真感激的看了眼林墨。
林墨后退一步,让郗铭真进了ICU。
他们剩下的所有人,都从病房外的那块大玻璃上,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。
ICU里面的林颜,虚弱得不成样子,没有一点儿生命的迹象,只有那仪器屏幕上面跳动的数值,显示出她此刻还活着。
郗铭真他坐在床前低着头,闭着眼睛,拉着林颜的手,一言不发。
江暮在外面焦急的说:“墨哥,你看他在做什么啊!半个小时的时间,都过去十分钟了。”
林墨也很着急,但是他别无他法,只有把江暮再抱得紧一些。
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
郗铭真终于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了,挪近了一些位置,低下身,挨着林颜。
“颜颜,你别离开我,小时候,我的母亲也是因为吐血离开我的。”
他知道,林颜最在意的,从来都不是自己,而是她身边的这些人。也是因为她了却所有的心愿,才会想走得那样干脆。
“颜颜,我确实骗了你,我也确实看不清自己的心,但是,我现在意识到了,我不能没有你!我的母亲父亲、爷爷和奶奶都不在了,这十年,是你一直在我身边、陪着我。”
郗铭真混乱的呼吸落在林颜的颈部。
他的一滴泪落在了林颜的枕头上。
缓了缓,他又继续说:“我早已习惯有你的日子,这不仅仅是依赖,这也是,我爱你!”
听见这三个字的林颜,有些要醒来的迹象。
郗铭真感受到林颜手指动了一下,他知道,自己没有说错。
江暮在外面拉着林墨的手说:“你看!姐姐刚才眼睛是不是动了!”
林墨点点头,这也意味着还有希望。